海峡两岸电子资源编目规则的比较研究
2013-10-22  字体大小        阅读次数: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通过对大陆《中国文献编目规则2》与台湾“中国编目规则(第3版)”的对比研究发现,二者在电子资源的定义与分类、著录信息源、题名与责任说明项、出版发行项以及附注项的著录都存在一定的差异。台湾关于各类电子资源,特别是对远端存取电子资源著录的表述更多,规定更详细,运用更灵活,更能适应蓬勃发展的网络资源的著录。因此,大陆的《规则》应顺应时代的要求,结合实际情况,适时作出修改,以满足数字时代的需求。

关键 电子资源 编目规则 著录

 

随着信息与网络科技快速发展,电子资源已经成为图书馆不可缺少的馆藏。

2011年国家图书馆在电子资源方面的采访经费达到全部馆藏经费的38%。如何有效地揭示这些海量的电子资源,提高其使用效率,成为国内各图书馆编目人员现阶段面临的新问题。虽然大陆与台湾的编目规则都是以《国际标准书目著录(电子资源)》(简称ISBD(ER))和《英美编目条例第2版(修订版)》(简称AACR2R)为参考体例制定,但台湾图书馆电子资源编目的发展较早,实际经验也较为丰富,能较好地满足数字环境下资源的著录和检索的需求。本文通过对海峡两岸电子资源著录规则之比较研究,提出了台湾图书馆在电子资源著录方面有许多值得大陆图书馆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1 两岸电子资源编目规则简介

1.1 大陆的《中国文献编目规则2

现今大陆地区电子资源编目的主要依据是2004年版的《中国文献编目规则》(第2版)(以下简称《规则》)第十三章(电子资源)。此《规则》是大陆地区第一部依据国家标准并参考国际主要编目惯例制定的文献编目规则除了《规则》,2010年GB/T3792.9-2009文献著录第9部分:电子资源》,以及中国国家图书馆内部出版的《电子资源著录规则机读目录格式使用手册》(2012),都是目前电子资源编目的重要依据。

1.2 台湾的“中国编目规则(第3版)”

台湾地区电子资源编目目前通用的是2005年发行的“中国编目规则(第3版)”(以下简称CCR 3)第十三章(电子资源)。CCR 3第十三章除了遵循“国立中央图书馆”《中文图书编目规则》的精神体制,另依据ISBD(ER)AACR2R第九章,根据台湾电子资源编目的实际需要,以及电子资源国际发展的趋势研订而成。

2 两岸电子资源编目规则的差异比较

2.1 定义及分类的差异

大陆关于电子资源的定义,有很多说法。简单地说,电子资源是由计算机控制包括需要使用计算机外部设备如CD-ROM播放器的资料[1]5根据存取特点可划分为本地访问资源和远程访问资源[2]281

台湾的CCR 3中,电子资源是指以数位方式储存,需以电脑读取的资源[3]。即使含有数字信息但不需要使用电脑的电子资源排除在外,如雷射唱片(CD)、影音光碟(VCD)、数位影音光碟(DVD)。CD唱片视为录音资料,影碟等则属于录影资料。电子资源根据存取方式可分为直接存取和远端存取。              

从定义和分类来看,二者的差别并不是很大,只是大陆地区将CDVCDDVD等作为电子资源编目,而台湾地区则明确将其作为影音资料处理,而不是电子资源著录。

2.2 著录信息源的差异

由于电子资源类型多元而复杂,许多信息不可能像纸质图书那样一目了然,在编目开始之前往往是不确定的,这种不确定更需要我们作出准确的判断。

对于直接存取的电子资源,大陆与台湾都规定主要著录来源是题名画面;对于远端存取的电子资源,台湾有特别的规定,而大陆对此无特别说明。为了反映网络资源的变动性,台湾CCR 3参考AACR2R最新版的有关条例已将电子资源的主要著录来源修订为资源本身而非题名画面。著录信息取自整个资源正式的呈现之处,包括(不分优先顺序):最新画面之首页、题名画面、主画面、文件标题、诠释资料标签或标题、载体标签等。如电子期刊以第一期或最早期的最完整题名为著录依据;网络整合性资源则以最新画面作为著录依据[4]

2.3 题名项的差异

大陆关于电子资源题名项的规定,主要集中在按规定和顺序选择正题名、交替题名、并列题名和其他题名的著录以及正题名可以由空格、标点、符号、数字、字母、缩写词、通用术语等构成[5]。台湾则对电子资源常见的题名变更情况有详细的规定。这一点大陆并无如此具体明确的说明。详见表1.

1CCR 3 电子资源题名变更情况处理表

题名变更情况

CCR 3 规定

主要著录来源同时有全称题名和简称题名

全称题名著录于正题名项,简称题名著录于其他题名。(见例1)

电子资源各处出现不同题名

主要著录来源著录于正题名项,各处不同题名著录于其他题名。

正题名有明显错误

修正后的题名著录于正题名项,错误题名著录于其他题名。

整合性资源的正题名变更

新题名著录于正题名项,旧题名著录于旧题名项(见例2。)

1:全国图书书目资讯网

200 1# @a全国图书书目资讯网@b电子资源@dNBINet@f国家图书馆书目资讯中心

517 1# @aNBINet

2:全国博硕士论文资讯网

200 1# @a全国博硕士论文资讯网@b电子资源@f国家图书馆

300 ## @a旧题名:全国博硕士论文摘要检索系统

300 ## @a旧题名:博硕士论文资讯网

517 1# @a全国博硕士论文摘要检索系统

517 1# @a博硕士论文资讯网  

2.4 出版发行项的差异

大陆规定,当电子资源的出版年无法推测或考证得到时,著录“[出版年不详]”字样[2]293;台湾则规定电子资源若无出版日期,可记录其创作日期,若无创作日期,则著录其推定年代。电子资源的出版日期可从资源全部,甚至外在相关信息查找推定。如网络资源的出版日期是指第一次获得于Internet的日期;连续性整合资源一般不知何时结束,年代记载应该是开放式的[6]

如:台湾的《远见杂志》(纸本+电子期刊)

200 1# @a远见杂志@dGlobal Views Monthly@zeng

207 #0 @a第1期(1986)-

210 ## @a台湾@c天下远见出版股份有限公司@d1986[民75]-

2.5 附注项的差异

   大陆规定凡未在题名与责任者项、版本项、资源类型与数量项、出版发行项等各项中著录而又有必要补充说明的内容,均可著录在附注项。附注的文字应简洁明了,尽可能采用固定导语和规范用语。若有多项附注内容,应按顺序依次著录[2]298

   台湾规定附注是用来平衡书目记录的著录项目。CCR 3对于附注的字句不设限制,只要简明、清楚地使用即可。如有多项附注内容,须按次序著录,按规定虽要依照规则本身的次序记载,但要以对使用者比较重要的项目为优先考虑[6]。《规则》与CCR 3电子资源附注项比较(依顺序列出)详见表2

2:《规则》与CCR 3电子资源的附注项

       规 则

        CCR 3

1 正题名来源(必备)

1 性质、范围、系统需求、撷取模式及网址

2 责任说明

2 使用语言及符号

3 资源性质、范围、艺术形式或目的

3 正题名来源

4 版本与书目沿革

4 题名之异名

5 资源类型与数量项及其他资源特征

5 并列题名及副题名

6 出版、发行项

6 著者叙述

7 系统要求(对本地存取电子资源必备)

7 版本及历史

8 访问方式(对远程存取电子资源必备)

8 资源特性

9 载体形态

9 出版、经销项

10 内容

10 稽核项

11 远程资源著录信息源

11附件

12 编号

12 集丛项

13 适用对象

13 学位论文

14 其他重要特征

14 适用对象

 

15 其他资料类型

 

16 摘要

 

17 内容

 

18 号码

 

19 复制、馆藏和使用限制

 

20 合录

   由表2可以看出:

   CCR 3规定的附注项内容比《规则》更宽泛。CCR 320项附注内容的说明,而《规则》仅列出14项。

   ②从顺序上看,《规则》把正题名和责任说明项的附注作为优先选择,而CCR 3则把性质、范围、系统需求、撷取模式及网址的附注作为优先选择。

   ③《规则》仅有1项正题名来源的附注,而CCR 33项关于题名方面的附注,这一点充分考虑到了电子资源常见的题名变更情况。

④《规则》规定的必备附注项有正题名来源、系统要求和访问方式。CCR 3的规定与《规则》大致相同,只是更具灵活性。比如,对于线上整合性资源而言,要将资源上显示的日期记录下来,与正题名来源著录在一起。当线上资源包含更新的特定日期,也要将此日期记录在附注项;对于电子书,有几个必须记录的附注项,依规则所指定的著录次序分别是资源的性质及范围、系统需求、正题名及版本叙述的著录来源等。[7]

 如:人文艺术(电子书)

 200 1# @a人文艺术@b电子资源

 230 ## @a电子书

 300 ## @a文字档(html格式)

 300 ## @a系统需求:需下载并安装APABI Reader软件阅读电子书。

 300 ## @a检索形式:全球资讯网

 300 ## @a题名来自首页。

 台湾学术在线(网站)

 200 1# @a台湾学术在线@b电子资源

 230 ## @a电子资料

 300 ## @a资料形式:可检索型资料库

 300 ## @a系统需求:IBM PC或兼容机;解析度800*600以上

 300 ## @a系统需申请账号及密码

 300 ## @a正题名取自网站首页(2009/01/01检索)

 300 ## @a最新更新日期:2013/08/28

3 结论

通过比较分析发现,两岸在电子资源的著录上存在一定的差异:

   ①大陆对本地存取的电子资源的著录规定较多,对远程访问的网页、网站、电子期刊、电子书、多媒体数据库的描述较少;而台湾比较详细地规定了各类电子资源,特别是网络资源的著录规则。这一点从著录信息源的选取到题名、出版以及附注项都能体现出来。可见,大陆的《规则》有必要进行修订,以适应多种形式的电子资源。

②为了适应日益增长的网络资源,台湾已将电子资源的主要著录来源修订为整个资源本身而非题名画面。可以说,台湾的CCR 3在这方面比大陆《规则》更广泛、更科学、更立体。

③台湾针对电子资源常见的题名变更情况有更为详细的规定。分别列出了几种常见题名变更情况的处理方法。大陆虽也对正题名、交替题名、并列题名和其他题名的著录作了一些规定,但是描述得较为分散。因此,台湾对题名项的描述更具体、更深入。

④对于电子资源出版发行项,大陆规定若出版年无法得知时,著录“[出版年不详]”。台湾则规定就算没有出版日期,也要在整个资源以及外在相关信息推测考证一个年代著录。由此可见,台湾更全面地考虑到了不断更新中的电子资源的出版情况,使著录更具灵活性。

⑤电子资源的附注项说明极其重要。大陆对此作出了详细的规定。而台湾对附注项的描述内容更宽泛、更灵活。台湾规定了有关电子资源的性质、范围、系统需求等的附注作为优先选择。大陆则规定把正题名和责任说明项的附注作为优先选择。对于必备附注项,大陆规定正题名来源、系统要求和访问方式为必备附注项。而台湾认为不同类型的电子资源,必备附注项亦有所调整。

从现今及未来的的趋势可以看出,电子资源势必会成为国内各类型图书馆馆藏的主要角色。而电子资源高度的变动性与丰富多样的载体形式,导致国内的图书馆员在整理著录电子资源上,面临许多不同层面的问题和挑战。通过对两岸电子资源著录规则的比较可以发现,台湾对于远端存取资源著录的表述更多,规定更详细,运用更灵活,更能适应蓬勃发展的网络资源的著录。因此,大陆的《规则》应顺应时代的要求,充分借鉴台湾CCR 3在电子资源编目方面的可取之处,结合实际情况,适时作出修改,以满足数字时代的需求。

参考文献

1 周升恒.电子资源著录规则电子资源机读目录格式使用手册[Z].全国图书馆联合编目中心,2002:5.

2国家图书馆中文文献编目规则》修订组.中国文献编目规则[M].2.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5:281,298,293.

3 “国家图书馆中华民国图书馆学会分类编目委员会”.中国编目规则第三版使用手册”[M].台北:“国家图书馆,2008:167.

4 吴慧中.电子资源组织与整理(从编目员角度)[EB/OL].http://catweb.ncl.edu.tw/datas/

3-1-006-4.pdf.

5 刘峥,冉志娟.电子资源书目记录编制的实践与探索[J].情报杂志,2011(6):152-156.

6 曾秋香.电子资源编目[EB/OL].http://catweb.ncl.edu.tw/datas/3-1-003-22.pdf.

7 罗思嘉.网路资源组织:议题探讨与相关计划[EB/OL].http://www.lib.ncku.edu.tw/Journal/6/

3_1.htm.

 

杨娟娟(1982—)女,现工作于闽南师范大学图书馆采编部,馆员,发表论文6篇。

研究方向:地方文献、电子资源编目 参加闽方言文献特色数据库课题建设 课题编号:4401-FJ-501      联系电话:15859623114 E-mail:1391228984@qq.com